{站长验证代码}

alana luv

alana luv


新闻网17日报道/你紧张什么,小雅给我弟买衣服,我有什么反对的啊?/她温柔的笑着对我说,/你母亲的病好一点了吗?/ /好多了,姐,你那五万块钱,我会尽快还给你的!/ /别跟我提钱!/她拉开床头柜,从里面拿出一个盒子。


   /喜欢吗?/她把盒子递给了我,是手机! /姐,……/我感动的眼泪都快出来了。


  她心里还在惦记我。


   /拿着!/她直接把手机塞到了我手里。


   /姐,你真好。


  /我觉得这个世界上,茜姐是除了我妈之外,对我最好的女人。


   她坐在床边,我俩四目相对,谁都没有说话,静静地看着对方。


   窗外的风,吹着窗帘,/晓明,如果有一天,姐不在了,你还会记得姐吗?/说着,她笑着就出了眼泪。


   /你说什么?姐你怎么了?/我紧张的看着她。


   /姐没事儿/她随便擦拭了一下眼泪。


   我一把抱住了她,/姐,你到底怎么了!/ /姐跟你开玩笑呢!没事儿!/她刮了一下我的鼻子,笑着说。


   /你肯定有事儿!谁会没事儿拿自己的生死开玩笑?/我看着她,认真的说。


   她刚才说那句自己可能不在的话得时候,眼神明显不对,肯定有事儿,只是不想告诉我。


  是啊,我知道穷学生,告诉我又能怎样?我又没有能力帮她。


   她转身说要去洗水果,让我先玩着手机。


   我打开盒子,从里面拿出手机,是最近新出的手机。


   /姐,家里无线的密码是啥啊?/我想用手机上网,冲着门口喊着。


   她端着水果走进来,把水果盘放在桌子上,/来,姐给你输。


  / /姐,你直接跟我说好了。


  /我有些不理解,密码直接说好了,为什么非得她给我输? /好吧/她红着小脸,对我说,/密码是QQLOVEXM/ /这什么密码啊?设的这么麻烦。


  /后来,我才明白,这个密码的意思是我和她名字的缩写,意思是/茜茜爱晓明/ (儿童益智故事) 我连上wi-fi后,玩着手机,她在旁边吃着一小块苹果,说/姐困了,睡觉吧好不好/ 我愣了一下,/你要在这里睡?/ /当然啦,这是我的房间,我不在这里睡,我去哪里睡啊?/她平躺在床上,/我告诉你哦,你可给我老实一点!/ 切!口是心非的女人,每次都是你主动来招惹我,却说我不老实!真是虚伪!我已经看透了她的套路了。


   果不其然,我们两人躺在床上,不一会儿,我就感觉到她的手在被子里面到处摸索。


   我翻过身,用手凑着头看着她,她却把脸埋进了被子里面。


   /喂,你把头埋进被子里面,是要捂死你自己吗?/我看着她的举动,不禁想笑。


   /唔,讨厌!/她躲在被子里,不出来。


  我笑的越来越放肆。


   可是过了一会儿,我就笑不出来了,因为她正用手,随便的在我身上乱动。


   从我的胸膛,一直一直往下…… 终于,我忍不住了,也钻进被子里,捧起她的小脸,深深地吻了下去。


   我感觉自己似乎在这个吻里迷失了自我,此刻,我只想要获得更多!我们两个互相亲吻着,拥抱着对方,身体死死的贴着对方。


   /嗯……晓明,把被子掀开吧,姐热!/她松开我的唇对我说完这句话,又深深地吻着。


   我把被子掀开之后,她突然坐在我的身上,/你个混蛋!真是迷死姐了!我恨!我恨不得吃了你!/ 我翻了一个身,把她放在我的怀里,/我也恨死你了!你个坏女人!把我迷的鬼迷心窍,我要杀了你!我要你死在我的怀里!/ 我们彼此紧紧的抱着对方,恨不得把对方融进自己的身体里,她用指甲抓着我的后背,吃醋的说,/你知不知道,当我看到你跟小雅在一起的时候,姐的心有多痛!你个混蛋!/ 我低头看着她,/你吃醋了?你是爱我的对吗?/可是我转而想起她之前对我说的话,生气的说,/我就是让你吃醋,我就是让你心痛!/ /你让我去死吧!快让我死在你的怀里,快点啊!/她使劲的往下按着我。


   /让我开始可以,但是你要先说,你爱我!/我忍住,故意等着她说出那句话。


   /你,你个小坏蛋!少废话,快点!/她并没有说出我期待的那句话,而是使劲的把腰挺起来,使劲的贴着我。


   /快说!你不说我就不开始!/我就是想听她说出,她爱我!明明是爱我的,为我吃醋,为我心痛,说出这句话有那么难吗? 她抬起头,双眼迷离的看着我,/求求你了!/ 我就不!我就是要听到她说出那句话,双手不断的刺激着她的身体,就是要让她崩溃! /啊…!我爱你!/她最终还是没抗住,大声的说出了那句话。


   听到她这句话,我满意的笑了笑,/姐,我也爱你!/ 说完,我俯下身亲吻着她的嘴唇……她使劲的扭动着细腰,房间里弥漫着暧昧的日子伴着一阵阵她的喘息。


  我们疯狂着,仿佛明天就是世界末日。


   一切都结束之后,我们气喘吁吁的躺在床上,甜蜜的看着对方。


   而这份美好却被一阵手机铃声给破坏了。


  /谁啊?这么晚了还给你打电话?/我皱了皱眉头说着。


   /没事儿/她立马拿起床头的手机,挂断了电话。


   没一会儿,她的手机又响起来了。


   /到底是谁啊?/我有些生气。


   /就是手机营业厅的客服发来的而已。


  /她再次把手机挂断。


   可是她刚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,手机又响了起来。


   /到底是谁?!/我看到她的脸色有些变化,感觉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,哪有手机营业厅的客服会半夜三点打电话的? /不如我帮你接好了。


  /我刚一伸手,她却立即躲开,/不用了,我去卫生间接好了,你先睡吧,明天还要上课呢。


  / /就在这里接!/感觉事情并不简单,我拽住她的手腕,胁迫着她。


   她面露难色,只好当着我的面接通了电话。


   /喂,茜茜,怎么挂我电话啊?/电话那头传开了那天那个肥硕中年男人的声音。


   /不好意思叔叔,我刚睡迷糊了。


  / /睡觉还开着灯?我就在你别墅外面,快开门!/电话传来那个男人不悦的声音。


   /叔叔,这么晚了,您还不回家,阿姨不会生气吧。


  /她咬着嘴唇,脸色更加凝重。


   /那个黄脸婆,不知道去哪儿疯了/那个男人顿了顿,又说/你下来吧,我喝了点酒,有点晕,今晚就住在这儿了!/ 我靠!他要是敢进来,我他么弄死他! 于是他就是语气很客气的对靳连山说了句这个病人很麻烦,得赶紧处理。


  靳连山微微点了点头道:“既然他处理不了,那以后这门诊的位子,他就没资格再坐了。


  ”他赵立晨能有这个门诊的资格,完全是看在刘夫人的面子。


  这要是才坐上去半天就被撵下来了,那他就没有任何脸面在这医院混了,不如直接卷铺盖走人。


  然而赵立晨刚想要说自己来,却被高长兴给挡住了。


  “院长,虽然立晨是坐了门诊,那也只是让他试试而已。


  我坐旁边的目的,就是为了应对突发情况……”高长兴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靳连山给打断了,他语气很是坚决的说道:“要是水平不够,就别在这丢人现眼,影响医院的声誉。


  ”一旁的顾皓羽接过话道:“都坐门诊了,还让人在跟前看着,干这种脱裤子放屁的事,你不嫌丢人,我都嫌丢人。


  ”赵立晨二话没有说,直接就拉开高长兴道:“好,今天这病人我接了,要是治不好我卷铺盖走人。


  ”人活一口气,树活一张皮。


  即便是这个工作来之不易,但是那也不能这样没有尊严的赖着。


  不过高长兴并没有给赵立晨证明自己的机会,他直接厉声说道:“你才来几天,逞什么能!一边呆着去!”赵立晨一听顿时就愣住了,他没想到平时文文弱弱一副老好人的导师居然也会发火愤怒。


  “靳院长,你要是想找立晨的麻烦,请你找个合适的理由,拿病患来要挟恐怕不妥吧。


  ”说着高长兴就戴上口罩,然后冲着一旁的护士吩咐道:“先去开一只安定给她打上,看看效果。


  ”护士点了点头,然后转身快速走了出去。


  然后高长兴让赵立晨帮着弄进检查室,开始给病人检查。


  对于站在一旁的靳连山,直接是置若罔闻不予理睬。


  顾皓羽慢慢的走到靳连山跟前低声问他这怎么办。


  靳连山微微皱了皱眉头,然后给顾皓羽说了句,你在这看着。


  一会处理完了,让这赵立晨直接滚蛋。


  过几天找个理由直接让你上。


  说完靳连山就直接走出了门诊室。


  没一会的功夫护士就来了,打上一针安定之后,女病人是稳定下来了,但是身体还是不自主的扭动,嘴依旧是在低低的娇喘着。


  于是高长兴就给她验血的,但是血检出来了,指数正常。


  (男女性故事)这下麻烦大了,指数正常,人却依旧是处于发春的状态……就在高长兴想这要怎么办的时候,副院长靳连山居然又进来了,他把高长兴直接叫了出去,就留下赵立晨一个人在检查室。


  在上大学的时候,赵立晨研究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中医,为了就是将来能够换科,毕竟这个性心理科成就不了名医。


  既然血检不出来原因,于是赵立晨就打算号脉试试,看看能不能号出个究竟来。


  然而他这一拉开女病人的胳膊,整个人顿时就愣住了,紧接着他把女人的另外一只胳膊拉开一看,情况同样的触目惊心。


  这光胳膊上都五六个,那身上岂不是……和赵立晨料想的一样,这女人的另一只胳膊也满满的都是红点。


  这胳膊上都是红点,那身上呢?还有女性的常规兴奋点上是不是全都已经布满了红点?想到这,强烈的好奇心促使着赵立晨想要掀开女人的衣服看看,到底和他推想一眼不一样。


  然而就在赵立晨想要把女人的上衣掀开看看的时候,倒是高长兴突然神色严峻的走了进来。


  看高长兴那脸上的表情,赵立晨直道是那个副院长靳连山又犯贱找事了呢。


  然而事情并非如此,并不是他寻衅滋事,而是带女病人的男人‘找事’了。


  那个男人是市里某位局长夫人的亲弟弟,眼下到了医院凭先进的关键时候,这要是治不好的话,万一惹了领导那整个医院所有在职医生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。


  所以刚才靳连山来,别的没有多少,就说了一句务必要治好,治不好全科室挨罚,治好升职加薪。


  怪不得这女人看起来虽然已经过了三十,但是这皮肤保养的也相当的好,要是不仔细看,还能看成是二十几岁的小姑娘。


  赵立晨一听连忙说道:“老师,这对您来说是好事啊,你还发什么愁啊?”高长兴微微摇了摇头,眉色严峻的说道:“问题是我处理不了,我也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怎么回事,为什么会性欲抑制不了。


  ”赵立晨刚想说让他试试,高长兴就直接说道:“我已经如实的跟副院长说了,他说让主任来处理,估计一会就到了。


  立晨,你放心今天这事不会算到你头上的。


  ”既然主任都来了,那赵立晨就不好说什么了,毕竟他现在还只是猜测,并没有办法确诊,到了这个关头,他最后的选择就是不要露头。


  没一会的功夫,主任就来了,他询问了检查的大致情况,然后看了看女病人的化验报告单,看着看着这脸色就变了。


  这时副院长靳连山走了进来,他看着主任说道:“怎么样?能处理赶紧处理,这个病人可不是一般人。


  ”主任叹了口气道:“院长,这个我真的无能为力。


  ”靳连山一听,脸色顿时就变了,他瞪着眼睛看着主任说道:“什么叫无能为力,你一个科室主任都看不好?你知道这个病人有多大能量吗?刚才,就在刚才局长夫人还打来电话说让我们给好好治,我当时还打了包票。


  现在你这可倒好,直接给我说无能为力?”若是平时这靳连山说这样不客气的说话,主任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,绝对会找机会回敬。


  毕竟他不仅是一个科室的顶梁柱,而且是性心理学的专家。


  顶梁柱要是造反了,那一个科室可就要出问题,这样的责任谁也担不起。


  再加上他为人左右逢源,然后跟院长那关系暧昧,所以基本没人会惹他。


  但是此时此刻别说是说话不客气了,即便是打他两个耳光,他都无话可说。


  毕竟他身为一个科室的顶梁柱,居然无能为力不知道该怎么办,这责任就全都在他了。


  靳连山见主任没有说话,于是又补上了一句道:“你给我说说,怎么就无能为力了?”主任深深的叹了口气道:“各项检查指标都正常,而且安定也打了,但是这性冲动就是止不住。


  所以我怀疑,可能是吃药或者某种原因,让她患上了罕见的性渴求症。


  国外有一例这样的女病人,因为无法治疗就自杀了。


  ”靳连山一听沉重的叹了口气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让她转院吧。


  不过今天这事你们科室必须要负全责,首先就是年底奖金全扣,其次就是这小子立刻滚蛋。


  什么都不会在这装什么大头蒜。


  ”这主任一听,顿时就愣住了,他用眼神暗示靳连山说他是刘夫人推荐的人,这个可得罪不起啊。


  然而对于主任的提醒,靳连山直接是置若罔闻,语气很是严厉的说道:“你们谁都别求情,谁给他求情,去就跟着他一起滚蛋,我们医院是三甲医院,不是废品收购站。


  ”本来赵立晨想跟自己没关系,只有不出头就行,但是没有想到靳连山这下定了决心要找自己的麻烦。


  到了这种情况,赵立晨也没有什么选择余地了,他要是想继续留在医院、还想再次遇到女高管他都要拼一把。


  赵立晨直接走上前去,看着靳连山说道:“副院长,是不是如果我治好了她,你刚才说的处罚都不算数?”靳连山微微皱着眉头,看着赵立晨,语气很确定的说道:“对,如果能治好,不仅处罚没有,而且还会有奖励。


  问题是你行吗?”他这语气之所以如此的确定,只是因为他绝对不相信主任医师都束手无措的病,他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能处理的了。


  赵立晨并没有搭靳连山的话,而是直接口气很是随意的问了一句这奖励是什么。


  看着赵立晨那一脸的无所谓,靳连山这心里的火气一下子就窜了上来,但是却没有出气点,也就只有强行押着。


  “你要是能处理,今年你们科室奖金翻倍。


  但是你要是处理不了的话……”靳连山这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赵立晨直接给打断了,我说的是我的奖励,我这才过实习阶段,年终奖基本没有,所以我想要我的好处。


  靳连山一听,这心头火气一下子就搂不住了,他厉声说道:“你想要什么奖励。


  ”赵立晨毫不避讳的看着靳连山说道:“很简单,入职满一年时候的编制。


  ”虽然这性心理科室,不是这家医院的主要科室。


  但是这说到底也是一家三甲医院,这编制也是相当的紧张的。


  一般大的科室每年也就一两个,小科室每年最多也就是一个编制名额而已。


  而且这个性心理科明年的编制,早就已经被靳连山预定给了他侄子顾皓羽。


  赵立晨公然要抢夺顾皓羽的资格,倒不是他够狂妄,而是事情到了紧要关头,能捞多少好处算多少好处。


  其实他还有另外一个打算,如果靳连山不答应,那就可以暂时借机不走,等找到了下家然后直接自己走人。


  然而让在场所有人都惊讶的是,靳连山居然很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。


  “行,只要你能处理的了,明年你们科室编制名额我做主就给你了。


  不过……”靳连山话说了一半,这话音突然一转道:“不过如果你处理不了这个病人,那在你的档案里面我就会写上你有过医疗事故。


  ”赵立晨一听,心里只骂靳连山这孙子真他妈的无耻。


  医疗事故是什么概念,那对于一个医生来说很可能就是职业生涯的终点啊。


  然而眼下到了这个地步,赵立晨也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,至于能不能处理的了,那就只有看造化了。


  看到赵立晨答应了,靳连山二话没说直接就扭头走了出去。


  这靳连山刚一走,主任看着赵立晨,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:“你小子咋就这么年轻气盛啊,我刚才给试了多少眼色不要你说话,你看不到吗?你这不是自掘坟墓啊。


  ”赵立晨淡淡的笑了笑道:“我也没办法啊,你看那个副院长,简直就是欺人太甚。


  算了,既然那已经答应下来了,一切后果就由我拉承担了。


  ”主任看了赵立晨一眼,重重的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然后转身走了出去。


  导师高长兴指了指赵立晨说了句你啊你,然后也就跟着走了出去。


  两人刚走,护士就走了进来,问他是不是可以开始了。


  赵立晨点了点了点头,然后就点了点头道:“嗯,可以开始了。


  先把女病患的衣服全都脱掉吧。


  ”“全都脱掉?”护士猛的一愣,你这要检查什么啊需要脱光?不过尽管她满脸的无法理解,但是最后还是选择了听从赵立晨的话。


  随按赵立晨只是个实习医生而已,但是再怎么说也是医生,护士就需要听从医生指挥。


  毕竟她只有听从处理权,并没有决断权。


  当护士把女病患的脱下来的时候,赵立晨当时就惊呆了,他没有想到这女病患身上居然有这么多的敏感点。


  我靠,这女人到底干什么了啊?一身都是G,怪不得性冲动的那么强,这一身的敏感点,随便一动,这性欲还不得噌噌的往上涨啊。


  赵立晨没有时间去研究这敏感点出现的原因,他眼下最迫在眉睫的事情就是尽快消除这些名干点,不然这女病患很可能会过度高潮而危及死。


  但是现在问题来了,这满身的敏感点,该怎么办才能去掉呢?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赵立晨突然发现这敏感点的分布排列很是眼熟,但是具体跟上面相似却在怎么也想不起啦。


  “赵医生,女病患的衣服已经脱光了,接下来我们怎么办?”看着赵立晨在那愣神,护士以为他是在浮想联翩,于是就语气相当很是不好的说道。


  赵立晨猛地一下子回过神来,本来他还想说我再观察观察,但是聚在这个时候他突然看到检查室另一头上的东西,顿时就豁然开朗了……从门诊室出来,靳连山脸上的表情就风轻云淡了,这原因很简单,一方面是自己夸下的海口有了推辞。


  回头那女人的家里人追问,直接全都退给赵立晨,另一方面这赵立晨今天肯定是必须要滚蛋了,他开了这个口子就由自己的侄子顶上。


  这还不算什么,更关键的是,这赵立晨打着刘主任的名号在这作威作福,这次直接就直接不动声色的打了他的脸,基本上就等于报当年穿小鞋的仇。


  这一想起当年的事情,这靳连山就恨得牙根直痒痒,当年如果不是那个刘主任从中作梗,他也不会在这个副院长的位子干这么多年。


  都说一箭双雕就已经是千载难逢的喜事了,这一箭三雕那基本上可说是一大兴事,这靳连山自然相当的高兴。


  一直在注意着门诊室这边动向的顾皓羽,看到舅舅从里面出来是面带着笑意,猜到自己坐门诊是没有什么问题,直接就得意了起来。


  “我给你说赵立晨那小就是猪鼻子插大葱纯装蒜,我把话仍这,他今天就得给我滚蛋!”顾皓羽旁边的一个戴着眼镜、满脸青春疙瘩逗的小胖子,一脸谄媚的说道:“那小子滚蛋了,那见习门诊的资格那不就是你顾大少了啊?就不说你舅舅了,就说你水平也没人敢有什么话说啊。


  ”顾皓羽看了那小胖子一眼道:“你就会说废话,这谁看不出来啊。


  不过我还就喜欢听你这废话,哈哈……”“那顾少,你要是发达了,可别忘了小弟啊。


  ”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buycialisyqwo.com/whhqrj/6.html

上一篇:

scout xxx

下一篇:

maguro 042

Copyright © 2012-2021 http://www.buycialisyqwo.com - 外汇行情分析软件
返回顶部